听到了我的问题,燕刀的母亲就“哈哈”大笑了起来,等她走到我身边的时候,那笑声戛然而止,给我吓了一个激灵。

我问:“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。”

燕刀的母亲说: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的名字叫燕姬,和我丈夫是一个姓氏,我丈夫是五年前在九子禁地死掉的,他被禁地吞噬了。”

“我听说你去九子禁地执行任务,而且还平安回来了,而且还是从禁地风暴中活着回来的,能否告诉我,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

燕姬说话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。

我这边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,因为当时的我也是稀里糊涂地喝退了风暴,我如果这样说的话,她未必会相信。

在我犹豫的时候,燕姬继续说:“你放心,不管这里面涉及到什么秘密,我都不会向旁人提及,我发誓,我只想学了你的方法,然后去禁地的中央把我的丈夫找出来,或许他没有死,就算是死了,我去里面走一遭也心安了,也可以向我们的族人宣布了。”

我看向燕刀,燕刀的表情也是十分的真挚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不是我跟你们说,是我当时真的只是走运而已,那风暴到我们脚边的时候,正好退去了,我们这才躲过一劫。”

燕姬摇摇头说:“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们,也罢,毕竟你和我们燕家才刚刚认识,我已经等了我丈夫五年了,再等些时间也不着急,你回去好好想想,如果你肯告诉我进出禁地的方法,我可以给你五百颗五百星的内丹。”

我这边也是发现燕姬的实力在一千星左右。

这条件倒是很诱人,可是我真不知道如何进出,只能遗憾地摇头说:“我是真的不知道,你就算给我一千颗五百星的内丹,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们啊。”

燕姬有些失望,然后嘎达、嘎达地迈着步子又坐回到了桌子后面。

她重新把二郎腿翘到桌子上,然后伸手摸了摸她的长腿说:“如果你说了,什么条件,我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我继续摇头说:“不是条件的事儿,而是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燕姬叹了口气说:“也罢,既然你不肯说,我也不强人所难了,若是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的所有条件都不会变,而且还可以加,另外你要是实在不想说,你可以带我去,带我进禁区,只要能保证我平安回来,这些条件依旧有效。”

看着燕姬真挚的眼神,我不忍心直接拒绝就说:“好吧,我考虑一下,不过我先说好了,我上次真的是运气,至于什么时候再去禁地,这时间得让我自己决定。”

燕姬立刻激动道:“好!”

说罢,她竟然“呼”的一下飞到我跟前,脸几乎和我贴在了一起。

接着她缓缓转身对着燕刀说:“好儿子,送客。”

燕刀点了点头对我说:“李初一,我们走吧。”

我也是“嗯”了一声。

离开了房间,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,我问燕刀:“里面不是你亲生母亲吧?”

燕刀笑了笑说:“里面的是我二娘,我亲生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死了,不过我二娘对我一直很好,待我像亲生的一般,她对我父亲的感情也是好的很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说:“看的出来。”

燕刀继续说:“我看你没有马车,这样,我送你到学校后,身上的马车就送给你了,另外我再送你一百颗普通的静态果实,供你驾车使用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遥想自己刚到黑暗元心的时候,可是为了一颗静态果实都发愁的厉害,现在却随随便便可以得到一百颗静态果实来,真是一脚天上,一脚地下啊。

回到学武堂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,燕刀把马车留给我,就离开了。

而我这边也是收了马车,然后也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